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emory in the north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1-12-08 23:18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念小学的时候,有一年冬天放假回乡下。

和乡下一大群孩子在院子里疯跑,没戴手套结果双手长了冻疮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变的又痒又痛,紫黑一片,要到春天渐渐结疤脱落。

父亲每天晚上,叫我用烧开了没有多久的水反复地烫手,为了加速血液循环。比起平时的偶尔痛痒,这样的夜晚才是最辛苦的。

要想让双手快速好起来,得克服心里对开水的恐惧,一点一点去适应平时想想都觉得可怕的水温。

直到汗流浃背,直到双手麻木,那个时候就达到了效果。然后涂上肥厚的油膏,保持湿润。避免复发。

整个冬天因为每个晚上都要做这样畏惧的事,所以整个冬天变得异常漫长,心里期待着温暖的季节快点来到,但是却渐渐的习惯了用滚烫的水烫手。

那个时候父亲已经不再过问这样的事。我也不再问:今天可不可以不烫手啊。。。

直到现在也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习惯,有时候常常安静的一个人,将手伸到满是蒸汽的盆里时,常常会恍惚的觉得回到那个年代似的。

“不要怕,坚持住,再过一小会儿就好了。”

那个时候,他没有用他温暖的手,不停的摩擦我的小手,不停的给我取暖。只是用看起来最重最难的方式给予我的,除了那双渐渐好起来的手,却赋予了更为意味深长的深意。

活到现在,我也常常禁不住的在心里,默念那几句简单的话。

“不要怕,坚持住,再过一小会儿就好了。”

那是一句,任何难过悲伤的时候,都无法解开的咒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